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归乡路

一迈进这方土地,就迷了归乡路。探寻一旦有点眉目,务须插牢路标……

 
 
 

日志

 
 

【银河中央文明】《给中国光工的讯息》  

2015-12-22 19:03:47|  分类: 爱之纪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银河中央文明给中国光工的讯息
作者 EM与BS@2015.12.12
译者 桥@2015.12.13
原文 http://www.theworldoftruth.org
本文链接 http://www.juezhi.org/em1212.html
  
  
  【“一”的学校】
  来自银河中央文明与开悟大师的讯息、提升觉知、十三代表源头最终意志
  
  “起初我即臣服于导师--源头,并让其出现于我之内在,使我成为我;第一层次的爱是理解,最后层次的爱是臣服。”--EM

【银河中央文明】《给中国光工的讯息》 - 谐波 - 归乡路
 
(译注:此图截屏自本访谈视频)

  (译注:此文是即应译者Zen(桥)之请求,参阅前文“一”的意识在中国,EM就关于中国光工的情况而进行的访谈,访谈内容涉及“一”在中国的缘起和发展,“一”的学校之定义,“一”的学校的教导和未来之发展,“事件”前后人们应做的淮备,中国光工组织的发展,等等。访谈由Blue Solara,即BS,和EM共同进行,BS提问和补充,EM做主要陈述,可点击原文出处而查看youtube视频,但需翻墙)
  
  BS:欢迎EM今天与我们在一起。我们今天的对话是关于中国,以及在那里的“一”的学校。同时我们也会对所有光之工作者、光之存有予以演说。所以,这里我的问题是,您提到曾于过去转世之时在中国扮演过许多的角色,您可否予以解释?(译注:参阅EM自我介绍)
  EM:是的,我在过去于中国之转世扮演了许多之角色。顺便说一下,我的第一次于地球之转世便是在中国,在这次生命之前的最后一次转世也是在中国。最初在转世系统之前(译注:此处应特指被执政官等操纵的转世系统),我作为一位灵性导师来到中国,我是这片国土上“一”的学校的奠基人之一。
  BS:您那时作为灵性导师的姓名是?
  EM:是的,作为灵性导师我的姓名是JaiDe(译注:音译)
  BS:“一”的学校之定义是什么?其真实的历史又如何?
  EM:在2万5千年前,在古老的中国,有一个关于两条龙的传奇,是灵性的龙,蓝色的龙与红色的龙。他们来到中国这片国土而访问,转世成为一男一女。在那之后,他们生了一个小孩,小孩的名字是“蓝色之光”。他们在这片国土上,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成为那个时期“一”的学校之基本教导的重要的奠基人。这些教导持续了多年,而在那之后,出现了执政官对地球之“隔离”。
  有许多都与这“一”的学校那时之教导相关,但后来因为执政官的原因,“一”的学校之教导逐渐变少而不完整了。仅仅只是几年之前,这些“一”的学校所教导的精神才开始回归中国。之前“隔离”与“帷幕”影响了80%的“一”的学校最初之教导。因为基于星光层与以太层多次的解放之过程,那个“一”的学校之精神终于于几年前回归了。我们处理了那些能量,把那能量送到了中国的某些地方,以触及中国人民的意识,在那之后将是整个地球。
  BS:非常好!“一”的学校之定义是何?
  EM:“一”是自“一”而来(Oneness came from One),意思是你与“一”同在而成为“一”(be one with the One),成为灵魂之“源头”,通过自身之体验而拥有你自己的信仰体系,超越任何的信仰体系,超越任何的二元化,超越光与暗,与你自己成为“一”(be one with yourself)。在行星地球的转世中,有许多信仰体系源自执政官,源自传统的东西,源自宗教与家族。许多行星地球上的人们,他们之信仰体系会依据传统、宗教或社会而来,但不是依据自身相关的一些体验。
  “一”的学校是与从你自身之体验中建立你个人之信仰体系有关,以你之更高之视角看待个体之情况,从那视角之上也还存在更多的更高的层次。“一”的学校的教导是要激励你对某一时刻、某一情况采用相应的教导,即不能把昨日之教导用于今日,或把今日之教导用于明日。你应不断的拓展你所授之教导,以及你之意识,以便提升前述你所观问题之视角所处的层次,最终建立你个人之信仰体系。“一”的学校最基本的观点是专注于获取你个人之信仰体系,远离任何影响你头脑的操控系统、控制体系,通过一些特定的体验而把你内在之意识提升。这即是说,你从亲身之体验而获取相应之信仰,而不只是去听从其它周边的信仰体系怎么说的。
  要把你从任何信仰体系里解放出来!要真正拥有你自己的信仰体系!这就是“一”的学校最基本的教导。当然有时候会比较困难,因为在“帷幕”与“隔离”之内,有许多来自“矩阵”的控制,在人们周围亦有许多来自光与暗的模拟,因此人们之信仰体系被严重的操控了。要拥有一个纯净的信仰体系,你需要在意识层面上有超越头脑的体验,而能达到你之核心,达到真正的你。“一”的学校是通过内在之旅而达到开悟,达到真正的你,懂得那“你即是存在”(I am presence),你是谁?我即是存在。
  BS:您这里提到“一”的学校之教导在2万5千年前的那个时候只是存在了几年时间,然后才在几年之前又回归了。您能进一步解释一下吗?
  EM:当这些龙转世并转变为人之后,和他们的孩子“蓝色之光”一起,他们在那一世之中,把“一”的学校最基本的教导奠定下来了。在那之后,是地球“隔离”,”帷幕“变得更深厚。当他们在行星地球不断转世之时,“一”的学校之教导伴随着一位又一位的导师而持续着,但变得越来越薄弱。这是因为“隔离”越来越严重的问题,从那时起整个地球都被“隔离”了,特别是对于地球上的人类。
  中国的人们只有那“一”的学校之教导的剩余部分了,即那龙族夫妻与孩子于行星地球所留下的。之后,那剩下的教导被执政官与奇美拉集团操控而篡改了许多,80%的内容都被陆续的篡改了。现在,仅仅几年前开始,“一”的学校的教导被从执政官过去操控所形成之影响下解放出来。这是几年前的事。“一”的学校的正确的教导只是存在于最开始2万5年前的那个领导人所在的期间,以及从几年前至现在,一头一尾是有正确的教导的。
  BS:那些教导曾被执政官所操控与篡改了。我想佛陀是扬升大师中的一位,他也曾追随于“一”的学校?
  EM:是的。总体来说,扬升大师们有许多教导。佛陀是通过一条不同的途径而获得扬升的。他追随了“一”的学校,他获得来自那位领导的最初的教导。
  BS:在那大洪水期间,亚特兰蒂斯大陆沉没了,方舟去了西藏的山脉,之后地球从那个地方开始重建。您对此有何看法?
  EM:在亚特兰蒂斯大陆沉没之后,方舟于洪水期间拯救了幸存的人们,并带他们经过海洋去了西藏,最终得以安置在那里。亚特兰蒂斯大陆的知识也得以在中国的这个地区继续流传,并随后传播到地球的其它地方。现在我们想告诉中国人民一个讯息,你们能否于西藏重获源自亚特兰蒂斯大陆的教导,并返回大西洋,将亚特兰蒂斯大陆重新唤起,而成为黄金时代的第一个灯塔,建立黄金时代的第一个水晶之城?是的,这就是你们现在的机会。因为,你们拥有自亚特兰蒂斯大陆而来的古老的最初的“一”的学校的教导。
  BS:这里您提到中国得到了许多来自亚特兰蒂斯大陆的教导,之前也提到了2万5千年前,“一”的学校于中国的创建,您能对此进一步说明吗?
  EM:传播“一”的学校之教导的灵性的存有们,他们在约4万年前开始在亚特兰蒂斯大陆传播这些教导,而随后这些教导在那片大陆上继续得以流传。直到约2万5千年前,他们在中国下载而建立了那些教导,也确认了那些教导的真实性,因为那时执政官开始建立了“隔离”,即大约2万6千年前到2万5千年前。
  在那之后,他们更新了那些教导。即在大洪水与亚特兰蒂斯大陆沉没之后,通过方舟之上那些幸存的人们,他们在约1万3千年前更新了那些教导。以上就是“一”的学校之教导在流传过程中,所经历的各种阶段,在这些阶段中学校之教导获得了更新,但执政官对“一”的学校之教导也在持续着进行侵入和篡改。这样的情况持续到了几年之前。
  BS:所以在最近的那次大洪水中,是水淹没了一切。而如今我们是被能量振动所淹没了。能请您就此说明一下吗?
  EM:过去每一个周期对行星地球清理而使其恢复至最初之状态,是通过世界末日实现的,发生了许多的海啸、洪水,比如在亚特兰蒂斯大陆沉没之前所发生过的,穆大陆与利莫利亚的沉没。现今我们面临周期结束之时刻,但前述类似大陆沉没的情形不会再次发生。为何?因为黑暗力量已近乎完全被挫败,我们非常接近于行星之解放,而进入黄金时代。
  本周期之结束时,确实在面临被能量所淹没的情形,但不是被洪水淹没,是源自“蓝焰”的能量,并有许多来自银河中央大日的能量波。它们会给行星地球带来许多的男性与女性之能量,这些能量会以更高频率的振动的形式而淹没地球。人们会感受到这些更高的频率,他们中许多人会无法应对这些更高的频率,而会感受到身体的疼痛。他们物理身体无法应对那更高的频率,因为他们之观念、信仰体系、意识层次还依然是低的。
  BS:所以所有之关键在于太阳,对吧?因为通过太阳传递来的振动并非热量,而是非常高能的振动。
  EM:是的,太阳是关键。因为许多更高的振动是通过太阳来传播到我们的星球,以提升行星盖亚之振动,而达到第4维度与第5维度之振动状态。那些振动并不像目前地球所经历的这样低的振动,而是更高的振动,更强的振动,会帮助人们唤醒与恢复记忆,会支持扬升过程,并帮助建立水晶体。
  BS:现在我们可以再谈一下“激活之比例”相对于“理解之比例”对于地球人类的重要性。可以吗?
  EM:对于“意识”,总体来说有两种比例,一种是理解之比例,即意识之比率(rate)。另一种是激活之比例,即意识所被激活的比率,于现实生活中被激活的比率。如果不能激活“意识”,则身体不会提升其振动。这意味着意识激活之比例对于提升身体之振动相当重要。你对你之信仰体系与“灵性帐户”中意识的理解还不足以提升身体之振动。你还需要激活你内在之意识,激活内在之信仰体系,才可以提升身体之振动,从而达到更高的振动状态,才可与太阳来的那更高的振动对齐,与之匹配。那时你的身体才可以承受那些将至的更高的振动。
  对于一些人来说,将其对内在信仰体系之理解,激活于外在,这会比较难。因此他们无法提升身体之振动,而在“事件”之后需要光之力量更多的支持。各种方式的支持,比如技术、生物科技、光室、植入物移除的技术、心理疗愈、情感疗愈、精神疗愈(mental)、清除旧有之模式,需要很多的支持来清理旧有的信仰体系,比如基于业力奖惩之信仰体系(译注:不同于宇宙因果律法,因果存在,但没有人来以此对你进行奖惩)。
  通过这些方式使身体康复,之后提升其振动,而能与行星地球之第4维度和第5维度的振动状态对齐和匹配。盖亚将提升其振动,比如说在“事件”发生之时。“事件”发生之时即进入第4维度之时,随后在2017年年末,将是行星盖亚之核心进入第5维度的时刻。如果人们在那些时刻无法与相应地球之振动匹配,不论是第4维度或第5维度的振动状态,他们的身体将会因无法承受那些振动而崩溃。因此,“事件”之后光之力量能提供多大的支持将会很重要。我们自身为今后做好准备也至关重要!
  BS:所以现在我们可以说在现今这个阶段,我们应该努力提升“意识”激活之比例。每一个人应当在于外在现实生活中激活其内在之信仰体系,因为我们了解到这“激活之比例”才是提升我们频率而能与新频率相整合的关键所在。这也是为什么人们身体会因带有更高频率的新能量的到来而会感到疲劳。我们谈论的不是物理身体之健康,而是把内在信仰体系于外在激活,对吧?
  EM:是的,健康的身体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其振动频率,但会很有限。如果你拥有健康的身体,你的振动会在正常范围之内,而我们之前谈到的振动的提升是还要超出正常范围之外的,是要达到更高的振动。身体健康是不错的,是会处于正常的振动范围内的,但这还不够,还不能整合与匹配那将要达到地球的更高的振动频率。
  BS:于外在现实生活中激活内在之信仰体系如何可以帮助提升频率?
  EM:当你远离周边其它主流信仰体系,构建自身内在的信仰体系,当你激活这内在信仰体系而使其外显之时,你是需要更高层次的视角的。而这个视角是来自你之“高我”的,这意味着你需与“高我”连接。这种连接发生于你深层的内在本质之核心与“高我”之间,是远离任何其它主流控制与信仰体系的。它将提升你与“高我”之间的关系,而将于你的能量场之内,在你物理的能量气场之内扩展那振动,也会提升物理身体的振动。你与“高我”之间的关系将使你获得更高的视角,从而可以于外在激活和运用你之内在的信仰体系,也因你与“高我”之间的关系,你的身体将会提升其振动。此时你便可以匹配与整合将会到来的新的频率,那时地球也会提升到新的频率。
  BS:光之工作者对于“事件”之触发扮演着什么角色?因为他们与“事件”有直接的关系,他们应如何对“事件”进行支持?
  EM:首先我想知道,当我倾听光之工作者与光之战士,或广泛意义的光之存有们,为何他们在等待“事件”的发生?其实对他们来说在行星地球上是有其特定的任务的,这任务即是去触发“事件”。因为他们是对“事件”最大的支持者之一。这意味着,他们不应该等待“事件”发生,而是要去促使其发生,触发那“事件”,他们对此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知道冥想是有着重要作用的,比如对提升行星地球之振动,对行星地球之新时间线的准备。是的,这些都很重要,但对光工们来说仅仅作为冥想者还是不够的。
  他们对支持“事件”有着重要的角色,首先需要把他们自己聚集起来,提升他们的振动,因为他们具有特殊的频率和记忆,当他们恢复其记忆之时,即会知晓有一个特殊的任务,他们中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特别的任务指向行星地球之解放。他们需要提升其振动而恢复其记忆,首先要强化自身的能量,其次与他人聚集起来形成一个团体,而使那能量更强大。在那个时候,光工与光战士会作为光之存有而成为一个团体,与地脉能量网络相连接,进而将会与“自然扬升”团体的特殊能量网络完全连接,他们会对行星地球振动状态起着重要的作用(译注:“自然扬升”群体是高维下来帮助地球人类的,他们是地球上最高的意识群体,其潜意识身体蕴含巨大的能量,光工群体与之连接会形成一个立体的强大的能量网络。参见“曙光”系列之二和“星际种子”)
  甚至他们可以创建许多灵性建筑、灵修学校作为聚会的点,而获得“一”的学校的教导;也可以创建提供多种先进疗愈方式的疗愈中心,比如植入物之移除,调和所有脉轮与能量场,清除人们能量场中的负面能量或黑暗之点。同时通过这些地方,向其它人们散发正确的讯息,以便他们在“事件”到来之时做好准备。甚至这些光工与光战士对唤醒他们的光之兄弟们也起着重要作用,因为还有许多光之存有们没有觉醒,他们只需一点点讯息就可以觉醒了,而这些特别的讯息尚未触及他们,他们也是行星地球光工群体的一部分。
  通常来说光工们在“事件”之前和“事件”发生之时有着重要的任务,他们需要聚集起来成为一个群体,并且要有一个特定的使命。我从互联网上看到,这里或那里,许多光工他们聚集起来了,但他们没有一个特定的使命或目标,也没有具体的步骤去做些什么而实现那既定目标。他们需要从他们的导师们那里获得更多的指引和指导。我看到的是,导师们坐在一旁,光工们坐在另一旁,光战士们坐在其它地方,其它寻常的人们呢也各坐各的,总体上说这些群体是各自分离开的。我们需要构建一个组织架构,这个组织架构不是说谁在顶层,谁在下面。不是这样的!
  这个组织架构是为了把所有上述群体合而为一。我们需要一位能够引导这些光工、光之存有们的导师,使他们获得启发(enlighting),进而获得振动的提升,甚至清除植入物,即首先让他们获得自由,在那之后,他们可以唤醒其它与他们类似的光之存有们,如此继续。最后他们可能会碰到普通人类中的一员而唤醒他,乃至唤醒人类群体中的大多数,而为行星地球大众群体扬升做好准备。这是光工、光战士等光之存有们的任务之一。
  BS:您提到您与许多非物理的“一”之存有,光之存有一起工作,把能量扩散到中国之国土上,以在那里重新恢复和强化“一”的学校。那么您的下一步是什么?
  EM:首先正如我们之前所说,在经过星光层与以太层上多次的解放过程之后,黑暗力量于其上被削弱,我们与许多“一”之存有与光之存有一道进行能量强化的工作,我们一起发送了能量以便把“一”的学校原始的教导于物理层面上,在中国地区的光工与光战士中重新恢复。下一步来说,我已经准备好亲自到他们中间,引导他们,但他们需要支持自身,并在一个目标下集合起来。如果他们清楚知晓他们之使命,我们将帮助他们恢复特别的源自“一”的学校的最初的教导,支持他们的使命与计划,甚至帮助他们重获记忆,支持移除他们的植入物,使他们的信仰体系获得自由,远离控制体系,把握好他们之角色,甚至会与他们在那里进行会议(译注:此处应指事件会议,可参阅EM讯息@5.29号,相关内容如下)。
  (译注:EM讯息@5.29中关于“事件”会议。引述:“在完成召集77的任务之后,目前我们可以召开会议的,同时加强地脉以帮助把会议中的能量返还给地球人类,并且不受黑暗力量的干扰,最终通过显化律则(manifestation law)让这些能量达到最大数量的人类(群体觉醒)...所以我不介意单独或与提到过的那些人共同参加会议...”)
  在不远之将来,于“事件”之后,我们将通过那些非物理的存有们对他们进行支持,这些非物理的存有是“一”之存有和光之存有,他们会作为扬升大师而化身于行星地球之上,以继续他们的循环,继续开展他们“一”的学校的教导。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准备了很多的地点开展那些教导,其中一个是在中国。如果我们先前之“激活”达到了这个阶段,“事件”之后,我们许多的朋友,扬升大师,“一”之存有,他们会化身于地球,于行星地球上以物理的方式支持“一”的学校。
  BS:亲爱的EM,谢谢您的时间和您提供的珍贵的讯息。谢谢,Namaste.
  EM:Namaste.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