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归乡路

一迈进这方土地,就迷了归乡路。探寻一旦有点眉目,务须插牢路标……

 
 
 

日志

 
 

【灵魂的旅程】第三章:回归故乡(二)  

2014-09-13 19:28:17|  分类: 爱心书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魂的旅程】第三章:回归故乡(二)

  
  

【灵魂的旅程】第三章:回归故乡(二) - 谐波 - 归乡路
 

  案例(八)
  纽:你现在才真正开始要离开地球附近的十界之一,而且正一歩步进入灵界。告诉我你现在的感觉。
  人:宁静……如此的祥和……
  纽:有任何人来看你吗?
  人:有,我的朋友瑞秋。每当我逝世,她总会在这里等我。
  纽:瑞秋曾经是你轮回几世的灵魂伴侣吗?还是,她一直待在这里?
  人:(有些愤怒)她并不是一直待在这里。她常常跟我在一起——在我心里——当我需要她的时候。她是我专属的守护天使(以某种占有者的骄傲口吻强调)。
  备注:关于向导、灵魂伴侣和其它给予支持的灵魂伙伴,他们之间不同的特性将于第八章详作说明。
  纽:你为什么称你的向导为「她」?灵魂不应该有性别的区分,不是吗?
  人:没错——实际说起来的确如此,因为我们具备两性的特质。瑞秋想以女性的外貌让我认得她,其中也有些心理因素存在。
  纽:你在灵界时,是否会受限于男女性别的框架呢?
  人:不会。身为灵魂的时候,有时候我们比较喜欢以某种性别存在,之后,这样的偏好会平衡过来。
  纽:你可不可以描述一下,此刻瑞秋的灵魂看起来如何?
  人:(悄然)相当年轻的女性……就像我记忆中她最美好的一面……小巧、细致的五官……坚定的表情……充满学识和爱。
  纽:这么说,你在地球的时候就已经认识瑞秋了?
  人:(怀念地说)曾经,很久以前,她跟我在生活中很亲近……现在她是我的守护天使。
  纽:那么,当你看着她时,你有什么感觉?
  人:平静……宁静……爱……
  纽:你和瑞秋是像人类那样,用眼睛看着彼此吗?
  人:(犹豫)类似……但还是不同。你可以从所谓的眼睛看出她的心意,因为那是我们在地球的联系。当然,我们也能以地球人的方式处理相同的事……
  纽:什么是你能用眼睛在地球和灵界做的事?
  人:当你看着某些人的眼神时,即使是刚见面的人,你会看到一种熟悉的光芒……嗯,那道光芒让你了解那些人。当你是人类的时候,你不晓得为什么,但是你的灵魂却记得。
  备注:我从许多当事人的口中听过,他们灵魂伴侣的那双人类眼睛,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反射出属于个别灵魂的光芒。至于我自己,一生中只经历过一次,就是第一次见到我太太的那一剎那——不仅令人震惊,而且诡异。
  纽:你的意思是说,有时候在地球上的两个人见到对方的时候,他们可能会有以前就认识的感觉?
  人:是的,似层相识。
  纽:回到灵界的瑞秋身上,如果你的守护天使没有以人类的外形呈现在你面前,你还是会认得她吗?
  人:嗯,我们还是很自然就能以心灵认出对方,只是以人类的外形呈现是比较好的方式。我知道这听起来荒唐,但它是一种……社交……看到熟悉的面孔令人安心。
  纽:所以说,看到你前世认识的面孔是件好事,尤其当你正处于刚离开地球时的调适阶段?
  人:(焦急)哦,是的——她的确给了我安全感;我看到其它以前认识的人也有同感……
  纽:你和这些人交谈吗?
  人:没有人说话,我们以心灵沟通。
  纽:心灵感应?
  人:是的。
  纽:灵魂是否可以进行私人对话,而不被其它灵魂接收到?
  人:(停顿)……为了隐私——可以。
  纽:怎么做?
  人:用接触的方式——叫做碰触沟通。
  备注:当两个灵魂靠近到连结在一起时,我的当事人说他们可以藉由碰触流动于彼此之间的电声推动,来传达私人意念。多数例子中,大部分处于催眠状态下的当事人并不愿意告诉我这类个人秘密。
  纽:你能不能为我理清一个观念,究竟灵魂是如何向你呈现人类的面貌呢?
  人:透过……我的能源……我只要去想我要的容貌……但我无法说出是什么给了我这项能力。
  纽:嗯……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和其它灵魂会在不同的时候呈现某类外形特征?
  人:(长时间停顿)那全凭你活动时所在的地点而定……当你看到另一个灵魂的时候……以及你当时的心境。
  纽:那正是我想了解的。告诉我更多关于辨认灵魂外形的事。
  人:你看,辨认的方式取决于个人的……心情——当你在这里遇见他们的时候。他们会呈现他们想要你看到的他们,还有他们觉得你想要看到的样子。另外,也取决于会面时的周遭环境。
  纽:你可以说得更精确一点吗?什么样的环境会导致灵魂的能源在他人面前形体化?
  人:外型之所以变化是看你处于他们的地盘还是你的地盘。他们可能选择在某个地点以某种外形呈现在你面前,而在另一个地方,你又可能看到不同的外形。
  备注:当我们进一步深入灵界后,将说明所谓灵界的「地盘」。
  纽:你是说,灵魂可以在灵界隧道以某种面貌见你,稍后又在不同的情况以另一种形象见你吗?
  人:没错。
  纽:为什么?
  人:就像我刚刚告诉你的,我们呈现在他人面前的样子多半取决于当时的心情……还有和这个特定人士的关系以及所在地点。
  纽:如果我理解得不够正确,请告诉我。灵魂用来辨认的外形取决于身处灵界的时机、地点和心情,还可能包括见面时的心态?
  人:当然,而且取决于见面时双方的互动……那是互通的。
  纽:那么,既然每个灵魂在外形上有这么多变化,我们如何得知灵魂真正的特质?
  人:(笑)你所呈现的外形从未能对其他人隐藏真正的你。无论如何,这和我们在地球上所理解的感情不同,在这里更……抽象。我们之所以呈现某种外形和意念……是基于……确定某些想法。
  纽:想法?是指当时的观点?
  人:是的……类似……因为这些人类外形是我们在其它地方有形生命的一部分,当我们探索事物的时候……还有发展观点的时候……这些都会延续……供我们在此运用。
  纽:嗯,如果我们在过去的每一世中都有不同的面孔,那么,哪一个才是我们没有投胎时采用的呢?
  人:我们会混在一块。你会采用那个最能被人认出你的外形,全赖于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纽:那如果不用外形来沟通呢?
  人:当然,我们也会那么做——那很平常——但在心理上,我跟藉由外形呈现的灵魂更容易相互交流。
  纽:你是否偏好某类面貌?
  人:嗯……我喜欢有胡子的脸……石头般坚硬的下颚……
  纽:你是说,当你是杰夫坦纳时的面貌,我们先前讨论过那个前世来自德州的拳仔?
  人:(笑)对,不过我在其它几世也曾有像杰夫的面孔。
  纽:但是,为什么是杰夫呢?是不是因为他是你最近的前世?
  人:不,当我是杰夫时感觉很好。那是一个既快乐又不复杂的一世。该死,我看起来真棒!我的脸就像你常在高速公路旁看到的吸烟广告广告牌一样。(轻声发笑)我很喜欢秀出自己和杰夫一样的八字胡。
  纽:但那只有一世,跟你在那世没关联的人可能在灵界便认不出你来。
  人:哦,他们还是很快就能认出我。我可以换成别的样子,但现在我最喜欢自己像杰夫的样子。
  纽:所以,这又回到你当初所说的,不管灵魂可以呈现多少种外貌,我们所有的人都只有一个本质?
  人:对,你看到的都是每个人真实的一面。有些人只将自己最好的一面秀出来,因为他们在乎你对他们的想法——他们完全不了解,重点是你付出的努力,而不是你所呈现的外表。我们常笑那些自认为自己应该看起来怎样的灵魂,甚至套上在地球上从未有过的脸孔,不过那都无妨。
  纽:那,我们谈的是较不成熟的灵魂啰?
  人:是,经常是。他们可能没想通……我们不加以评论……他们最后都没事了。
  纽:我还以为灵界是一个充满无所不知、至高智慧灵魂的地方,而你的说法却是灵魂也有情绪和虚荣心,就像在地球上一样?
  人:(爆笑)人就是人,无论他们是如何看待他们的有形世界。
  纽:哦,你见过灵魂到过地球以外的星球吗?
  人:(停顿)偶尔……
  纽:从地球以外的星球来的灵魂,在你面前是呈现怎样的外貌呢?
  人:(回避似的)我……似乎比较喜欢黏着同一伙人;反正,我们可以采用任何我们想要的外形来进行沟通……
  备注:有些当事人能够想起过去几世中,以非人形在其它世界存在;从这些人身上取得信息总是相当具挑战性,通常从较年长、更高级的灵魂身上,或是如同接下来的案例,比较容^得到这类经历的记忆。
  纽:灵魂基于心灵上的需要,能在不同的面貌中转换,这是不是造物者所赋予的天赋呢?
  人: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上帝!
  有些人对灵魂并非完美的观念感到意外。案例八和我其它当事人的说法显示,我们大多数人在灵界离完美还远的很。轮回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自我成长。不管是在灵界里还是灵界外,成长过程中心理所受到的各种影响是我工作的基础。
  我们已经看到灵魂进入灵界后,与其它灵魂会面的重要性。除了与向导和家人重逢,我也提到死后重回灵界可能面临的第三种情形——见不到任何人的灵魂,这实在令人觉得奇怪。
  虽然对多数的当事人而言,这种情况并不常发生,对于那提到自己如何独自让看不见的力量拉到终点,而终于联系上他的当事人而言,我还是感到有点遗憾。这就像你重游一个曾去的国家,只是没有人替你提领行李,或是有任何旅客咨询处能助你辨识方向。我想,这类进入灵界的方式最令我不舒服的地方是明显缺乏任何灵魂的欢迎与庆贺。
  上述我对于独自通过灵界隧道和后续历程的观点,并未得到那些选择一个人回去的灵魂的共鸣。事实上,这类灵魂是很有经验的旅行家。较年长、成熟的灵魂,似乎并不需要开头的协助。他们清楚地知道死后该往哪里去。我猜,对他们而言,这个过程也是在加速进行,因为比起那些停下来见其它人的灵魂,他们足以更快地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案例九的当事人轮回过好几世,跨越了好几千年。大约在他此生的前八世,其它灵魂才停止与他在灵界的入口会面。
  案例(九)
  纽:在你死亡的那一刻,发生了什么事?
  人:我感觉解脱了,而且非常快速地移动。
  纽:你如何描述离开地球后到灵界的情形?
  人:我像一道光芒似的射出,现在正在路上。
  纽:你一直都是这么迅速的吗?
  人:不,只有在我最后轮回的几世。
  纽:为什么?
  人:我晓得路,不需要见任何人——我很匆忙的。
  纽:见不到任何人并不会困扰你吗?
  人:(笑)那曾经让我感觉很好,但我再也不需要了。
  纽:是谁决定让你进入灵界时不需要任何协助的呢?
  人:(停了一下,耸耸肩)那是……彼此的决定……我和我老师之间……当我认为自己可以处理的时候。
  纽:你现在不会觉得很迷惘或是孤单吗?
  人:你在开玩笑吗?我再也不需要人家扶着我的手了。我知道要去哪里,也渴望到那里去。我被磁铁般的力量拉动,仅仅享受这趟行程。
  纽:告诉我这个带你到目的地的拉动过程是怎样发生的?
  人:我坐在波上……一束光线……
  纽:这束光是电磁波?还是什么?
  人:嗯……就像有人为你拨正收音机的电波,找到我正确的频率。
  纽:你是说,你被某种见不到的力量引导,没有太多的主控权,也无法在死后加速事情的进行?
  人:是的,我必须跟着这束光线的波动走……这些波动具有方向,我正跟着流动,这很简单,他们为你安排了一切。
  纽:谁?
  人:掌控者……我不太清楚。
  纽:那么,你并不能掌控。你不用去找出自己的目的地。
  人:(停顿)我的心跟这波动一致……随着波的共鸣漂浮……
  纽:共鸣?你听到声音了吗?
  人:是的,这波动……震动……我也被它锁住了。
  纽:让我们回到你刚刚说的收音机。你在灵界的行程是不是受到高、中、低震动频率的影响?
  人:(笑)那没什么不好——是啊!我在一条线上,像声光具备的灯塔……那是我音乐调性的一部分——我的频率。
  纽:我不确定自己是否了解光线和震动如何结合在一起设定方向的频带。
  人:试想闪动的光束里有个巨大的音叉。
  纽:哦,那也有能源吗?
  人:我们有能源——在一片能源场地中。所以,我们并不只是在路线上移动而已……我们自己产生能源……根据经验运用这些力量。
  纽:那么,你的成熟度确实给了你控制行径的频率和方向。
  人:是的,但不是在这里,而是在之后,等我安顿好了,我可以自己移动更多。此时的我仍被拉动着,而我照理应该跟着走。
  纽:好,那就这样吧!接下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人:(短暂的停顿)我独自移动着……被引领回到适合我的地方……属于我的地方。
  催眠中,理智分析和潜意识的心境同时进行,以便直接收取和回复我们深层的记忆。案例九的当事人是一名电机工程师,他因此用到一些技术性的描述来说明在灵界的感受。在我建议和鼓励之下,而不是摆布,这位当事人以技术性用语来解释他对灵界旅程的想法。所有当事人皆依照本身既有的各类片段知识,来回答我关于灵界的问题。此案例中的当事人以他熟悉的物理定律来描述移动,而其它当事人则可能说——就像在真空中的一大片里移动。
 跟随灵魂继续进入灵界之前,我想先讨论一下那些死后走不到这个阶段的灵魂,还有从正常的行径轨道中转向的灵魂。
 
 --------------------------------------
 《灵魂的旅程》.doc 全文下载:
 
http://1000eb.com/yupx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