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归乡路

一迈进这方土地,就迷了归乡路。探寻一旦有点眉目,务须插牢路标……

 
 
 

日志

 
 

【BBC】james接受卡米洛特工程采访(问题13-15)  

2014-08-19 20:49:08|  分类: 媒体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BC】james接受卡米洛特工程采访(问题13-15)
  【问题13】 问及Wingmakers所说的7个遗址是否是为了逃避入侵和天灾。
  j:你的解读很有意思。但你提到的意图并不准确。首先,Wingmakers的7个遗址分别坐落于各个大洲,不是代表7个脉轮,而是代表隐藏在每个文化里的象征领域。Wingmakers神话是主权性积分体到人类心智系统的一座桥梁,它是被设计来唤醒这样一种关切的,那就是,释放掉HMS的种种面具,去支持主权性积分体这一本体。那是一个对每个个体都不同的预备过程,因为每个人类型仪器中的个体都是完全不同的程度被囚禁在HMS里的。
  我一直在说,Wingmakers资料是编码的,这些编码是被设计去调整个体觉醒于那(监狱围墙外的)更深结构的,并帮助个体缓和自己那进入主权性积分体这新领域的进展的。主权性积分体并非永恒安乐、美丽、自由、无痛苦、极端生物性安逸的领域。它是一种知觉,知觉到我们都是与第一源头一体且平等的,这就造就了每个人对监狱及其非正常事件之产物的责任。
  一个人在死后离开身体,并循游于美丽而激动人心的天堂国度;而其人类伙伴却被留在地球上,受难于那他们自己毫无察觉的HMS监狱,怎么能够这样?有人会说这是因为业力,说那些可怜的存在体是被投生去服务于这力量的。即使这是真的,难道就免除了你去支持和帮助自己是人类伙伴的责任了吗?记住我们全是一体。作为主权独立体而联合为第一源头的我们,全都存在于平等基调之上。
  发生个人身上的就是发生于全体的。
  当谈到那些无所察觉地迷失在监狱的人们时,我不只是说那些受践踏的——那些难民营里挨饿的人,那些有着无法克服的健康2难问题的人,那些处于虐待关系里的人(名义上是很小部分)。不,我正谈论的,事实上是所有具体化于地球的,以及那些已经移进星光或心理层却依然在监狱里的人类。如果你未体认到自己是主权性积分体,你多少是在监狱里。另外,尽管是显然的,但我还是必须说——那也包括监狱里的警卫和狱长。
  现在,你所提到的机器人势力(Wingmakers神话里的animus)是代表黑暗势力的一个象征。它们并不是真的,就某种意义而言,它们描绘出了现在或未来人类的某种威胁。
  那些已经解放了自己的意识,并深化自己感知力到某个点,而能知觉到主权性积分体而体验到它的人——无论多短暂——他们是必须真实而直接地表达这种新状态的人。这是Nunti-Sunya的时代,而Nunti-Sunya是平静和空无的信使。这就是为了终结抑制性而编码的古老术语。“空无”是主权性积分体实存其中的,量子性的临在或状态。
  正如在之前回答中提到的,nubiru不再是地球的一个威胁了。文明的威胁是人类心智系统以及它自我永继的特性。
  【问题14】 问及艾纽人就在地球以及地球人的火星基地运作,而nubiru也可能影响地球。
  我同意所艾纽人就在这里,但他们不是威胁。就如我之前已经所提及的,真正的威胁是人们漠不关心于将自己的世界从HMS重新转回主权性积分体。在所有层面上,精英分子都引导着人类注意力去指向那些,基于他们需要来建立世界的效果。新世界秩序(所谓负高的一种主张)就存在于现在,而艾纽人及其部署已经很好的控制了它。无论你给它什么标题,世界的确正在经历一种新秩序,而精英分子内部的人正在评估大众对这转变的感知度及其反应。
  为了确保人类大众的反抗变得可控,精英分子利用娱乐、媒体、宗教/信仰、政府、以及教育系统来降低人类对真正问题的敏感度,而将其注意力保持在琐碎和不重要的事物上,并始终监测着人类对被监测的反应。
  你可能觉得这简直就是偏执狂,或者你也可能会觉得人们幼稚的所以被轻易操控了。只要选择任何一边,你就已经活化了自己的级性系统。恭喜。问题就在于你是共鸣于人类心智系统,还是主权性积分体。如果是后者,那么就容许这共鸣引导着你,去以一种非常规的方式,将你的注意力释放于那些反映或构成HMS的要素之外吧。
  【问题15】 问及月球和火星基地的外星人
  j:我很抱歉,我要说的就像自我重复的破音,但是对你的问题我唯一能肯定地回答的是,月亮上是有基地(其他行星建立于我们太阳系的),很多基地并没有显化在我们人类的次元。换句话说,要是一个人类站在这些基地面前,也感知不到任何东西。这现象类似于显示于人们照片上却无法以人类眼睛看到的天体。类似的,UFO能被照相机拍到却不能被观察者的眼睛所看到。
  数量巨大的地外生命飞行器(如果还可见的话)都只在非常短暂的时段内可见,因为地球的重力系统将他们的飞行器“拉”入了我们的次元,从而使他们对我们的感官变得可见。而在月球,重力从来不是个问题。
  那些其他种族所发展的基地,大部分是艾纽人的,作为他们的观察和储藏所。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